第23章_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阿达小说网 >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 第23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一声,长腿被挤的张开了些许,不禁回手轻轻的捏了那男子腰肢一把,道:「就知道你租这个院子没安什么好心,我二人身上银两不多,你几下花完后面该如何是好?」

  男子装作痛呼了一声,腆着脸笑道:「山人自有妙计,娘子可否听小生细细道来?」说完,低下头去,贴在玉人耳边窃窃私语起来。《+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那玉人妙处被男子的凶器不断的抽送,满面潮红,艳的要滴出花露来,只觉魂儿飘飘荡荡在天上晃悠,男子的话语十句倒她只听进了七八句,半天才回道:「冲儿,这……使得么?」

  男子一笑,说道:「如何不使得?不义之财,取之有理,用之有道。明儿一早我就去踩点一番……」说着,撅起紧实的臀部,如拉弓射箭般,大开大合的挞伐起来。那玉人此时已没了回嘴之力,玉手拽了缕青丝在嘴里咬了,忽然娇躯急速的颤栗起来,檀口一张,婉婉转转的娇吟起来:「坏冲儿,弄死我了呦…」

  ……

  一阵寂静后,玉人呢喃的唤了一声「冲儿」,声音娇慵无比。

  那男子搂着玉人,亲了她一口,柔柔应了一声:「师娘」。

  又听那玉人甜蜜的笑了一下,娇声道:「冲儿,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我们现在做那事之时……阴阳神功便会自行运转,不需刻意的行功?」

  男子一边抚着玉人胸前的雪沃丰盈,一边笑道:「许是功力更进一层的缘故吧,师娘不是刚刚晋了第八重么?」

  玉人想了一下,娇慵的道:「或许是吧。」说着,如猫儿般蜷缩了身子,挤在男子怀里。

  男子忽然笑道:「那我们日后更要勤力些,神功方能早日大成。」

  「呸,坏冲儿,说来说去还不是想着法子欺负与我……」女子在他怀中不依的扭动一下娇躯,笑骂着,小手在男子的熊腰上又轻轻的掐了一把。

  禁忌加强版第27章

  第二天一大早,这男子便出了客栈,至中午方归。待得晚间,市镇又陷入黑沉沉的寂静中时,那小院的厢房门「呀」的开了,两个黑衣人从里面悄悄的走了出来。

  第三天一早吃完早饭,那男子结了账,「啪」的抛了一锭银子给伙计,道:「小二哥,我家娘子怕是夜里受了风寒,你且去帮我买一套马车,我今儿上午便要走,要快!」

  那伙计一见银子,足足购买两套马车,顿时嘴巴笑到了耳根,疾疾忙去了,不一会,便迁了一辆马车回来。

  那男子先拎了一个重重的包裹扔在车上,又殷勤的扶着那玉人走向车厢,玉人横他一眼,慵懒的上了马车。男子坐到车架上,长鞭一挥,不一会就走远了。

  这边马车刚走,那边镇上的首富黄员外家里却乱了套,黄员外哭天抢地:「哎呦,天杀的强盗啊,我的银子,我的金****,那个谁,你还不去报官,我扣你工钱……」

  待到晌午时,一个军官才带着几个兵丁来到黄家大院。那军官长得五大三粗,满脸虬髯,他沉着脸道:「你奶奶的,是谁人报官?」

  黄员外急忙迎了上来,道:「官爷,是我报的官。」

  军官大脸一沉,道:「你姓甚名甚?」

  黄员外微微躬了下腰,讪讪笑道:「小人黄世仁,还未请教官爷尊姓大名?」

  旁边一兵丁道:「这是我们新任游击将军吴天德吴将军。」

  吴将军道:「黄员外,你因何报官?是家人被杀呢还是家中妇女被**呢还是什么的?」

  黄员外老脸一咧,心想:「这叫什么嘴啊?」却不敢表现出来,老老实实道:「昨夜有强盗闯入我家,劫走五百两银子,还有三十两金子……」

  吴天德大嘴一撇,心道:「你奶奶的,这老家伙这么有财,倒要刮上一刮了。」只是「哦」了一声,然后在案发的厢房里转了一圈,便大大咧咧在太师椅上坐了,喝着茶,不紧不慢的向黄员外了解着案情。

  吴将军东拉西扯,话题竟慢慢说到女人和何如敛财上。黄员外心焦不已,却不敢怠慢这位官爷,正耐心的陪他瞎扯时,一团香风吹过,一个小娘子急步走进门来,对黄员外就哭道:「员外,我放于梳妆台的珍珠簪子也不见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黄员外脸一沉,斥道:「妇道人家,哭哭啼啼合成体统,这不有官爷吴将军前来为我们做主么。妇道人家莫要胡闹,你赶快出去!」

  吴将军闻到了脂粉香气精神一震,抬起头来,只见面前这小妇人年约二十二三,生得鹅蛋小脸,娥眉杏眼,双眸汪汪,雪脂滑肤,纤腰盈盈,玲珑浮凸,一对怒挺的椒乳,几欲裂衣而出,无处不透着诱人的****风情,彷佛一朵怒放的牡丹,不由得大眼变得亮晶晶起来,心道:「不想这偏僻之地竟有如此如花小娇娘,倒便宜了这老家伙,你奶奶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啧啧……」

  他挺着胸脯,威武的站了起来,大嘴一咧,对小妇人笑道:「这位夫人想必是黄夫人吧。」眼角却撇向小妇人高耸的胸脯,心中一丝丝发痒。

  黄员外在一忙连忙道:「将军慧眼如炬,这正是我的如夫人。」

  吴将军眼睛直盯着如夫人,道:「夫人不必心急,待老爷我抓住了那强盗,一定将财物追回,送至府上,断少不了夫人的簪子。」

  如夫人见他眼神放恣,不由得心里一羞,唱了个诺道:「那就多谢吴将军,小女子静候将军佳音。」吴将军连忙抢前一步,扶住了如夫人,顺势在她的小手上捏了一把。

  出得厢门,见那将军仍色迷迷的盯着自己,如夫人想起刚刚的轻薄,俏脸一红,不禁横了他一眼,却又见那将军眼睛连眨几下,竟有戏弄之意,不禁心如鹿撞,连忙迈开小步逃了开去。

  吴将军心中一乐,暗想:「这小娘子倒是有趣,我倒要常来……」他坐回太师椅,脸又沉了下去。黄员外在一旁小心相陪,却见将军双目怔怔,半晌无言。

  将军最近很不爽,一年多前,花了大把钱财在福建泉州捞得一参将职位,却在赴任路上被一武林人给劫了,这一直被他引为奇耻大辱。丢了钱财事小,失了赴任官文事大。差不多耗尽了家财,才保得性命,却被贬到这小地方任职,当然,官位还是游击,没丢官就不错了。这叫将军如何爽的?万贯家财又得从头聚起啊!

  黄员外见吴天德许久不说话,不禁忍不住问道:「不知将军……」

  吴天德看了看他,仍然不说话,右手拇指和食指却在那飞速的来回的捻动。

  ……

  春天的阳光照在身上甚是温暖,,令狐冲赶着大车往北而去,只见官道两边绿树成荫,郁郁葱葱,道边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争芳斗艳,不由心情大畅,长鞭一挥,扯着嗓子唱了起来:「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在床上歇卧……」正唱的开心时,一条颀长结实的腿儿忽从车厢的前窗探出,踢在他的后背上,同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嗔道:「令狐冲,你胡唱些什么呢?」

  令狐冲回首笑道:「师娘,我怕你坐车寂寞,唱个歌儿与你听。」

  车厢中人听了「坐车」二字忽然羞恼不已,蹬起长腿又踹了他两下,说道:「还敢说坐车,还敢说坐车,若不是你昨夜……」

  听宁中则说起昨夜,令狐冲不由想起当时的旖旎情形,心中一荡。二人昨夜趁月高风轻之时,鬼鬼祟祟入了黄员外家去借财,却巧遇黄员外与如夫人正在床上缠绵。虽然屋里人表演的并不精彩,远不如他们二人自导自演的那般****和合拍,然而二人都是第一次见到别人行那交合之事,不由迷迷瞪瞪的蹲在窗外看完了全程才如梦初醒,想起这次出来的目的是借财而不是观色。宁中则脸皮薄,不肯进屋,于是令狐冲独自进了去点倒床上人,拿走了钱财,还顺手牵羊带走了如夫人的珍珠簪子,借花献佛的插在了宁中则的乌鬓中。在二人借财成功回程的时候,路过了一片树林,幽静无人。令狐冲终于忍不住心中的****,三两下撩拨,便在树林中推倒了宁中则。在皎洁的月光下,令狐冲背倚着大树,双手托着宁中则浑圆挺翘的粉臀上下起伏,宁中则颀长丰腴的玉腿缠在令狐冲的腰间,两只小手吊着令他的脖子,成熟玲珑的娇躯在他的身上晃晃荡荡地摇曳着,嘴里发出媚到极处的呻吟声,那种****蚀骨的滋味,实在是让人难忘。想到这令狐冲心头有一阵火烫,小腹上再次升起一股热流。

  他连忙讨罪,宁中则才「哼」了一声,道:「咱们还是快些走吧,不然让官差抓了总是麻烦。」

  令狐冲笑道:「怕什么,那帮贪官污吏,办案拖沓。只怕还未追上我们,我们就已到恒山了。再说,追上又如何?假如谁胆敢追来,我就抢了他的银子,拔了他的胡子。」说完哈哈大笑。

  集镇上,悦来赌坊内,正甩开胳膊掷骰子的吴将军忽然打了个喷嚏,他心想:「你奶奶的,怎么会打喷嚏?难道是哪个粉头良家又在挂念老爷?啊,我知道了,是黄员外那俏妇人……」想到此处,不由咧开大嘴也哈哈大笑起来。

  宁中则还是有些担心,说道:「咱们还是快些去恒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令狐冲道:「你若与我一同上恒山,只怕有些心地龌龊之徒会误认为你是小师妹,便以为我移情别恋,在他自己的脏肚子里胡说八道,只怕你不高兴。」这一言说中了宁中则的心事,道:「正是。那不如到时我们换了乡下庄稼人的衣衫,旁人就未必认得出了。」

  令狐冲道:「师娘这般花容月貌,不论如何改扮,相貌身材总是惊世骇俗。旁人一见,心下暗暗喝彩:」嘿,好一个美貌大姑娘,怎地跟着这一个傻不楞登的臭小子,岂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待得仔细多看上几眼,不免以为这朵鲜花原来是华山的掌门千金,这堆牛粪呢,自然是令狐冲了。「宁中则听他说自己像岳灵珊,放心暗喜,笑道:」阁下大可不必如此谦虚。「

  令狐冲道:「我想,咱们这次去恒山,我先乔装成个毫不起眼之人,暗中察看。如果太平无事,我便独自现身,将掌门之位传了给仪清,然后和你约一个秘密的地方相会,一同下山,神不知,鬼不觉,岂不是好?」

  宁中则听他这么说,知他是体贴自己,甚是欢喜,笑道:「那好极了,不过你上恒山去,尤其是去见那些师太们,最好自己剃光了头,也扮成个师太,旁人才不起疑。冲儿,来,我就给你乔装改扮,你扮成个小尼姑,只怕倒也俊俏得紧。」令狐冲连连摇手,道:「不成,不成。一见尼姑,逢赌必输。令狐冲扮成了尼姑,今后可倒足了大霉,那决计不成。」宁中则笑道:「你只要不照镜子,便自己瞧不见自己。大丈夫能屈能伸,既上恒山,尼姑总是要见的,却偏有这许多忌讳。不行,我非剃光你的头不可。」

  令狐冲笑道:「扮尼姑倒也不必了,但要上见性峰,扮女人却势在必行。只是我一开口说话,就给听出来是男人。我倒有个计较,我记得悬空寺中有个又聋又哑的仆妇。上次我和盈盈在悬空寺上打得天翻地覆,她半点也听不到。问她什么,她只呆呆的地瞧着你。」

  宁中则一沉吟,道:「你想扮成这人?」令狐冲道:「正是。」宁中则笑道:「好,咱们再遇集镇,就去买衣衫,给你乔装改扮。」

  大车悠悠荡荡,一路北行,转眼到了黄昏,红日渐渐落下西山。令狐冲见周边树林苍翠,遍地山花,枝头晚归的啼鸟唱和不绝,幽幽丛林中有一小小水潭,清澈见底,乃是个十分清幽的所在,他跳下车,打开后车门,对宁中则道:「师娘,咱们这晚怕是要露宿了,这里偏僻的很,离前面集镇还有三十里路。」

  宁中则张开嫣红的小嘴「啊」的打了个哈气,然后伸了个懒腰,后张的双臂直接把她成熟玲珑的曲线勾勒出来:丰腴动人的娇躯,饱满挺翘的乳峰紧绷着襦裙,纤细不堪一握的蛮腰下面却是结实硕挺的臀丘,再加上她娇嫩慵懒的秀美面容,组成了一副扣人心弦的画面。

  待令狐冲将大车赶入树林,二人吃了些馒头,牛肉和烧鸡,宁中则还陪令狐冲喝了二两烧酒。令狐冲酒足饭饱,看着酒后微醺的宁中则,脸上的红霞和娇艳油光的丰厚红唇让他心中一阵阵荡漾麻痒,胯下那根虫虫又开始充血膨胀,迅速抬起头来。

  禁忌加强版第28章

  「师娘,今天天气不错啊,嗷?」令狐冲抹了一把嘴唇,贼兮兮的对宁中则说道。

  「是啊……」(他想说啥?)宁中则用方巾擦了擦油汪汪的红唇。

  「这里挺偏僻的,嗷?」令狐冲腆着脸继续说道。

  「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宁中则芳心暗笑,端庄俏丽的玉容因喝了些酒微微浮现两团妖娆的酡红。

  「这么晚了应该没有人会再赶路了吧,嗷?」令狐冲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轻轻扶在宁中则的细腰上。

  「喔?」(果然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宁中则一副迷惑的表情,却打开了令狐冲不规矩的手。

  「那我们可以那个一下么,嗷?」令狐冲不依不饶,手又摸了上去。

  「什么?」(在这里?荒郊野外的,多羞人,不行!我装……)宁中则装作没有听清令狐冲在说什么的样子。

  「就是那个……」令狐冲的手在宁中则背后向上爬去。

  「什么?」(我继续装……)宁中则继续装着没听明白。

  「就是恩爱啊!」令狐冲的手已经到了宁中则的后肩上。

  「嗯?」(我还是继续……)宁中则本能感到一丝危险,身子微微绷紧了些。

  令狐冲见宁中则一脸迷惑的表情,知道她在装傻,于是暗笑着把手从宁中则瘦削的香肩上迅速的探进那轻软的衣衫,钻入抹胸,擒住宁中则一只饱满而弹力十足的白兔儿,只觉入手无比柔滑,充满骄人的紧实与丰腴。她的的两只玉乳儿仿若两颗灌满了浆的大大雪梨一般,形状极美,不但肤如凝脂,细滑如缎,更如峰峦般地翘挺着。

  宁中则(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移动版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66.cc。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6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