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_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阿达小说网 > 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 > 第21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章

  一般,他小心的拨开芳草,蓦然发现一个白玉馒头般的贲起。《+乡+村+小+说+网手*机*阅#读m.xiangcunXiaoshuo.org》那雪白的贲起间,一道细细的粉红色花缝,娇嫩盈然,湿腻不堪,如电光石火般刺入了令狐冲的眼睛,撞击他的心房,点燃了熊熊的****。

  令狐冲几欲不能呼吸,他强抑着剧烈的心跳,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无师自通的在那粉色的花溪里轻舔了一下。「呀……」的一声清叫从宁中则的檀口里发出,娇媚无比,婉转无限。她浑身剧颤,一手支着令狐冲的肩膀,一手仓皇的遮上自己的私密处,连声道:「不要,不要,冲儿,不要,那里难受的紧……脏……」

  令狐冲抬起头看向宁中则娇俏的玉脸,眼中充满着迷惘,****和隐隐的哀求,他轻轻捉住宁中则的小手,向旁边拿来。

  宁中则看着令狐冲的哀求神色,忽然心中一软,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闭着双目,咬着樱唇,慢慢地将左腿抬起,令狐冲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条修长美腿笔直地竖起,举过头顶,轻轻地贴在墙壁上。只见粉腻如雪的小腹平原上,油汪的草丛随着双腿拉成一条直线如花般的绽放开来,圆润的股间一道粉嫩的花溪在月下正闪着水润的光泽。

  令狐冲呆呆地蹲在那里,『咕噜』一声,口水顺着嗓子直接沉到丹田,化成火苗熊熊燃起。他不再迟疑,用右臂托住那条跷起美腿根部的圆弧,如干渴多日的沙漠旅人般颤抖的伸出舌头舔上了那湿润泥泞的神秘幽溪所在。宁中则玲珑的娇躯猛地一颤,顿时香汗如雨,气喘吁吁,颤着声线「咿咿呜呜」的娇吟起来:「小流氓……大坏蛋……」微微颤栗的葱指却插入了令狐冲的发髻,爱怜的在令狐冲头发间温柔的抚摸着。

  随着令狐冲舌头力道的加重和深入,宁中则似是再也无法忍住,娇躯如弓,水滴般的玉乳儿在胸前左右摇曳着,她扬起雪白颀长的脖颈,仰面轻吟着。

  月光下,那颀长的玉腿一会笔直的举过头顶,一会又颓然搭在令狐冲肩头,立起的那只脚踮着花瓣般的五个可爱脚趾,颤颤巍巍,荡荡悠悠,有如一只天鹅在月夜下跳舞。

  「坏……坏蛋……到了,糟糕了哟……」宁中则咬着芳唇,在一阵难以抑制的娇躯狂颤中,那十只红润的葱指紧紧抓住令狐冲的肩头,全身痉挛着,拼命地摇动着如瀑的长发,用呢喃的娇吟叫了出来,如诉如泣。那声音仿佛是从灵魂最深处迸发出来的,带着无穷的诱惑魔力,令狐冲犹如听了天籁般,仿佛全身热血都沸腾起来,他蹭的站了起来,一手攥住了宁中则高抬的玉腿儿,挺着胯下坚挺的黑色大虫如乱头苍蝇般向那玉股间胡乱撞了过去……

  「不要……」宁中则正在恍惚和飘摇的快感里腾云驾雾时,忽然娇躯被令狐冲紧紧压住,顿时清醒了些,连忙用小手遮住了那柔嫩的桃源入口,只觉一个儿拳大的圆物在手背上胡冲乱撞,端是大的吓人,硬的吓人。

  黑虫虫数次冲撞却终不得其门而入,令狐冲欲火如焚,心中一阵发急,不禁哀声道:「师娘,我……」

  宁中则抬起螓首,眼中一汪春水微微荡漾,她柔柔媚媚的低声道:「冲儿,我先用手帮你……好么?等盈盈周年了,我便,我便……把身子……交给你……」

  禁忌加强版第24章

  又是一个春天,外谷内已是一片郁郁葱葱,流莺从竹林中飞过,玉蜂儿在花间起舞。

  盈盈的墓边芳草凄凄,开满不知名的野花。

  一对身着粗陋麻衣的年轻男女联手走来,那男的年约二十出头,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人高马大,眉宇间甚是豪迈,给人以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那女子看着也是约莫二十几许岁的年纪,一张秀丽的鹅蛋脸蛋,双眉修长细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汪汪仿佛会随时滴出水来。宽松的麻衣襦裙却遮不住其内的娇躯玲珑。柳腰纤直,胸脯儿鼓腾腾的,尤其那一双颀长的腿儿,显得身段高挑,丰腴健美,妩媚之中自有一股英气。

  「你来了。」墓前坐着一个黑衣人,他转头看了看令狐冲,说道。

  令狐冲一见他的面容,抓着宁中则的手不由得先是一紧,后又松了开来,沉吟了瞬间方回应道:「是的,我来了。」

  宁中则见黑衣人脸孔长方,面色雪白,眉目清秀,不由得大惊道:「任我行……」

  任我行看了她一眼,想了一下说道:「你是岳不群的女儿?」

  宁中则心中先是奇怪,片刻又恍然大悟,心想:「啊是了,他不知珊儿死讯,却把我错当珊儿」,当下却含糊不语。

  任我行见她不语,也不追问,把脸转向令狐冲说道:「此间甚好,僻静无人,端的清净。今天是盈盈逝去周年的日子,我便一人在这里等你,我想你是会来的。」

  令狐冲低头道:「是的,盈盈周年,我自当拜祭。」

  任我行冷冷笑道:「仅仅是拜祭便足够了么?盈盈因你而死,你还有颜活在世上?难道不应该殉葬与她?」

  宁中则在一旁急道:「任大小姐乃是失足落崖,你把罪过落于令狐冲头上是作何道理?」

  任我行站起身来背着双手,仰天哈哈大笑道:「我是谁?任我行,任我行又岂是浪得虚名?天地间任我行得,这世间我就是道理,我说的事情谁敢违背?我的宝贝女儿死了,她的中意人自当殉葬。」

  说罢不理宁中则,转向令狐冲,森森的道:「令狐冲,你是自戕呢还是待我擒你?」

  令狐冲对任我行一拱手,说道:「盈盈逝世,我活着本无意味,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令狐冲不敢自戕。」转头看了宁中则一眼,又道:「现在我虽又有新爱,却半刻不敢忘记盈盈,便欲长居此谷,相伴盈盈一世。」

  任我行一听,又大笑道:「那这小姑娘便也活不了了,我女儿的意中人又岂能朝三暮四?令狐冲,你接招吧!」说完,抬起手掌向令狐冲拍去。

  令狐冲知道今日遇上任我行,只怕九死一生,一边对宁中则说道:「师娘,你快走,出谷去走的远远的。」一边忽拳忽掌,忽指忽抓,迎击任我行,片刻间已变了十来种招数。

  令狐冲剑术神妙,拳脚功夫却是泛泛,虽习得九阳神功,可都是修行内力的法门。任我行一轮急攻,他只能仗着九阳神功的内力勉力守御,只十几个回合,便被任我行逼得踉跄后退。任我行一掌一掌向他劈将过去,每一掌都似开山大斧一般,威势惊人。令狐冲全处下风,双臂出招极短,攻不到一尺便即缩回,显似只守不攻。突然之间,任我行一声大喝,双掌疾向令狐冲的胸口推去。令狐冲双掌堪堪迎上,四掌相交,「蓬」的一声大响,令狐冲背心撞向一棵大树,头顶树叶簌簌而落,四掌却不分开。

  四掌刚一交接,令狐冲只觉身中内力有如决堤之水,迅速任的向任我行泄去,知道任我行运起吸星****吸他内力,却不敢以吸星大法对吸,唯有运起九阳神功勉力维持。又见宁中则站于一旁甚是焦急,但是却不逃走,不由心急如焚,只好大叫道:「师娘,你快走。」

  他与宁中则勤于双修,九阳神功已练到第4卷,体内的异种内力只剩下岳不群的紫霞神功还未化掉,宁中则的九阴真经也已练到了第七重。

  任我行见令狐冲此时还心忧身边那个女子,想起自己女儿对他的一片痴心,心中甚是恼怒,双臂一震,又加上三分力道。令狐冲顿时觉得体内的紫霞内力加速流泻,不久便被吸的干干净净,而自练而成的九阳内力也在体内汹涌澎湃,似有不稳之像。

  任我行把一股内力吸入体内,只觉这股内力精纯异常,不由大喜,更加紧催发吸星大法。却又遇另一股股内力,虽然不甚雄厚,却比之前的内力更加阳刚至纯,虽然已加力催发吸星大法,却吸之不动。那股内力在令狐冲体内高速旋转,任我行不仅吸不动,而且被那内力反催,仿若胸部被打了一拳,只觉头脑晕眩,一股热血涌上喉头,大惊心道:「这内力好阳刚霸道。」

  任我行连忙压下那口腥血,使出全力催动吸星大法。令狐冲只觉九阳内力似要被拽出体外,丹田一阵大痛,不由「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宁中则见他口吐鲜血,神色变得萎靡,面如金纸,不禁心中忧急如焚,抢步上前,双手搭上令狐冲双肩,运起九阴真经助他行功。

  任我行原见令狐冲体内那股至阳内力已被自己吸的根基不稳,几欲离体,正大喜间,忽见宁中则搭上令狐冲双肩,令狐冲体内那内力瞬时又稳固下来,且变得阴阳相济,运行速度缓慢下来,不疾不徐的流转着。吸星大法的功力与之一接触,一股大力反催回来,任我行胸口仿佛被千斤的大锤擂了一般,顿时身子被抛开丈余,躯体发颤,手足僵直,便如是被人封了穴道一般。

  半晌后,任我行方软软从地上坐起身来,吐出一口鲜血,问道:「令狐冲,你这是什么功夫?」

  令狐冲道:「任前辈,晚辈所学乃九阳神功。」

  任我行面上涌出一阵潮红,惨然笑道:「罢了,罢了,想不到这世上竟有强过吸星大法的功夫,天意啊天意。令狐冲,请你把我葬于盈盈墓边吧……她自幼没了娘,我又十余年不在她身边……孤苦伶仃……现下有我陪着,她便不会寂寞了……」说完,便软软躺倒在地,气息渐止,一代枭雄与世长辞。

  任我行早知「吸星大法」之中伏有莫大隐患,便似是附骨之疽一般一直无法解决。他不断以「吸星大法」吸取对手功力,但对手门派不同,功力有异,诸般杂派功力吸在自身,无法融而为一,作为己用,往往会出其不意地发作出来。他本身内力甚强,一觉异派内功在体内作怪,就立时将之压服,从未遇过凶险,但这一次的对手令狐冲内力极是霸道,自己不仅没有能吸到令狐冲的内力,反被其所伤,而体内用于压制异派内力的功力便相应减弱,顿时受到内外压迫,体内经脉寸断,死于令狐冲之手。

  令狐冲斜倚在一块巨石上,胸部急速的起伏着,他感到体内多股经脉已经被吸星大法拉扯断裂,丹田仿佛炸裂开一般,无法再吐纳真气。九阳内力在体内运行受阻,不能循环,便左冲右突,炙热无比,仿佛要把躯体烤焦了般,不由得苦笑一声,对宁中则说:「师娘,我……我怕是不成了……请你把我与任前辈葬于盈盈身旁吧……师妹的仇我怕是没办法陪你去报了……衡山掌门之事也请你代劳吧……」说话间又「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声音渐渐低沉含混,神智也变得模糊起来。

  禁忌加强版第25章

  「不会的,好冲儿,你不会有事的。」宁中则温柔的笑道,娇靥如百合绽放,盈盈双目中却有两行晶莹的泪珠流下,打湿了令狐冲的胸膛。

  宁中则粉面梨花带雨,她低下螓首,轻轻吻了令狐冲一口,左手紧紧握住令狐冲的右手,贴在他耳边轻声呢喃道:「冲儿,还记得我去年中秋曾对你说过的话么?盈盈周年后,我便……便把身子交给你……」说着,俏脸已如朝霞初升,艳丽如花,娇嫩的似要滴出水来。她抬起右手,在胸前一拉,解开了襦裙的衣襟丝带……

  宁中则美眸满含春水,轻轻地褪掉了身上最后一道屏障,一具美妙妖娆,曲线天成的如花玉体在繁华绿草中幽幽绽放,冰肌玉肤,堆雪双乳,空气中弥漫起一丝若有若无的馨香。她又伸出玉手,解开令狐冲的腰带,轻柔的帮他褪下裤子,就见那条粗长的恐怖虬龙昂首翘立,怒发冲冠,阳刚的力量从喷薄鼓胀的筋脉上展露无遗。宁中则脸红的像谷中盛开的杜鹃花,她张开颀长的玉腿,轻轻跨坐到令狐冲的身上,柔柔媚媚的对昏迷中的令狐冲笑道:「好冲儿,莫怕,待师娘来救你……」

  宁中则深深吸了口气,强压住心间的惶然与悸动,贝齿紧咬红唇,虚跨坐在令狐冲的身上,纵然勇气鼓了无数遍,终究还是没有勇气用玉股间的娇嫩去触碰那只粗长黝黑的狰狞大虫儿,两条颀长浑圆的美腿跪在令狐冲身体的两侧,颤栗个不休……

  「冲儿……我的好冲儿……」宁中则看着身下萎靡昏睡的令狐冲,声音颤抖的厉害,很是无助,又很是彷徨,两行晶莹的泪水从凤目中泉涌而下。终于,她直起玉腿,弓着蜂腰,战战兢兢的挪臀相就,将娇嫩的花蕊轻轻擩在那紫红的巨硕龙头上,顿时一股热烫的气息从玉股间直传入体内,妙处不受控制的一阵急剧痉挛,花溪内两片嫣红的花瓣儿绽放了开来,一股湿意从小腹深处疾涌而出,泥泞了幽谷,濡湿了胯下那硕圆坚硬的龙头。宁中则顿时如被抽去了骨头般双腿一软,失了力气,双腿支撑不稳跌坐下去。娇艳的花瓣儿被龙头挤的向两边分开,那龙头溯源而上,随着宁中则粉臀的下压没入了半只。「呀……」宁中则只觉一个坚硬粗大火热之极的圆球硬生生的挤入体内,一股撕裂般涨痛从胯间桃源口传入心间,如中了箭的天鹅般急惶惶的掂起粉臀,拉长白玉般的脖颈,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

  宁中则颤悠悠的晃着双腿,魂儿飞在半空中晃荡了半天,方从惶然和悸动中平复下来。她低下螓首,凤目向玉股间瞥了一眼,只见蚯蚓般的青筋密布,横七竖八蜿蜒在那条大虫身上,有如狰狞的盘龙!那紫红色的龙头,竟如幼儿拳头般大小,沾满了自己的春水儿,在阳光下闪着盈盈润润的光泽!宁中则芳心没来由的一阵乱颤,心想自己那玲珑羞处,虽已泥泞不堪,湿滑无比,但其内花径只有一指粗细,如何容得下这般恐怖巨物,暗道:「冲儿那儿如此巨大,只怕,只怕会撑坏身子!可怎生是好……」

  却又见令狐冲神色萎靡,不由一咬银牙,心道:「坏了身子又如何,只要他好过来,我怎地都是甘愿的……」当下,便强忍住万般不适,右手双指轻轻拨开湿漉漉的花瓣,尽量的张开颀长玉腿,缓缓坐了下去,顿时觉得下体撕裂般疼痛,心口仿佛也被那巨物塞满了般,魂儿悠悠荡荡不知又飞到了何处。也不知多久紧窄的花(九阴九阳之宁中则与令狐冲移动版阅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ad66.cc。阿达小说网手机版:https://m.ad6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